shadow

不懂也没事,不要在一无所有的年纪说爱情

  
不懂也没事,不要在一无所有的年纪说爱情
  不懂也没事,不要在一无所有的年纪说爱情
  

我说,“阿哲,你就是傻,读书读傻了,

3

大学,我们想要组团去北方玩,便打着看阿哲的名义,喊他出来招待,可阿哲总说太忙,一再拒绝,”

“求婚?”我大惊,“阿哲,你在深圳工作,小嘉在厦门发展,你可千万不要冒险,求婚被拒很丢脸的,冷静冷静1

我浇了一大盆冷水下去,可阿哲依旧热情满满,我想这回死定了,死定了,小嘉可是我们高中时期的校花,阿哲苦苦暗恋了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,不,才修成恋人关系,现在手还没握热,就要求婚,太不理智了,太冲动了,万一女神生气,把他一脚踹了,看他哪里哭去。
  

文/吾小初

前些天,有个读者给我们留言,说他曾经爱过一个非常优秀的姑娘,追了两年,恋爱了四年,以为能携手到老,可前不久姑娘因为嫌他穷嫌他没前途,分手了。他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,他争取爱情那么艰难,为她付出了那么多,即使离乡背井也依然苦苦坚守,自己虽然现在只是个小职员,但还年轻啊,以后一定也能发达的,可这又有什么卵用,她根本等不及,好像所有爱情都会败给物质。

我很想问问他,你真的努力过了吗?你真的够资格说爱吗?

其实,这个世界,最动人的爱情,并不是我跨过高山,越过河流,终于追到你;而是,我喜欢你,想要不懈奋斗,想要倾尽全力,想要有资格和你天长地久走下去。

分享一个我朋友的故事吧。

1

阿哲,是我高中同学,一米七出头的个子,路人甲的长相,不咋样的成绩,平凡普通的家世,扔在男生堆里分分钟被湮没。

高一那年,阿哲因为迟到又被老师罚去操场上深蹲跳,猛一抬头,只见一个女孩的身影从眼前忽闪而过,也许是那飞奔的矫健身姿,也许是那随风摆荡的大长马尾,情不知所起,就这样被吸引了,他蹲在跑道上,愣了好久。

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阿哲都在四处打听那个女孩的消息,可每得知一项新信息,他的眼神就会由激动的明亮变成懊恼的暗淡。

原来她叫小嘉,是重点班的尖子生,也是校文艺团团长,优秀程度何止是甩阿哲几条大街。

我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这是阿哲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有了崭新而又正确的认识,也是自打我们认识他起,第一次发现麻辣烫烤番薯这些美味再也不能把他从家里骗出来了,更是第一次发现成绩中游又不爱读书的他,居然也能挑灯夜战写完无数本题集。

而最可怕的是,他的学业排名在不知不觉中,一步一步往前挪,一直挪到了年段前百前十,直到最后高考一鸣惊人,进了全国重点。

阿哲,从未有过鸿鹄之志,更未想过出人头地,最大的抱负也许就是和小伙伴们打打闹闹嘻嘻哈哈过完一辈子,可遇到小嘉后,一切都变了。

他说要北上,一股脑儿的把志愿填到了离我们两千多公里外的北方,拦也拦不住,据说是别人告诉他小嘉要去那儿。

可结果,却闹了个大乌龙,小嘉留在了南方,一所更好的学校。

阿哲气呼呼地拎起扫把,冲到那个造谣者家门口,“你出来,我保证不打你脸,白白浪费老子几十分也就算了,居然还让我跟小嘉相隔几千里,你个杀千刀的骗子。”  

就这事儿,我们笑话了他很久,“阿哲,你个大傻缺。”

2

毕业那天,阿哲托我给小嘉转交了一封信。

莫不是要表白?

正当我沉浸在阿哲要开庆功宴请我大吃一顿的幻想里时,接踵而来的便是小嘉恋爱的消息,可对象却不是阿哲。

我们傻眼了,阿哲更是傻眼了,我还没告白啊,女神怎么就被人牵走了,太不像话了。

毕业后的聚会,阿哲猛灌了自己几瓶酒,可酒这东西,越喝越迷糊,“我是爱小嘉的,怎么就不表白呢,那么厚的一封信,怎么就不能写我爱你呢。”

阿哲反复叨念着这句话,抱着水池哇啦哇啦地吐了。

我说,“阿哲,你就是傻,读书读傻了。”

“小初,你不知道,或许喜欢一个人,就是从自卑开始,总觉得对方太好,好到自己不敢奢望不敢企及。

我阿哲从小到大就没怕过什么事,但却害怕搅乱她的思绪,我害怕说出那三个字,我怕一旦说出来,连默默喜欢的资格都没有了,更不要说还能靠近她。

爱情从来都是要势均力敌,我知道,我跟小嘉差得太远,我没有那份实力,这三年来,我除了发疯似的努力外,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”

阿哲踏上北上的火车,我们站在月台上挥手,“胆小鬼,喜欢就去追啊1

他从窗户那探出个脑袋,吼道,“总有一天,我会和她并驾齐驱,到那时候,我不再一文不值,我就去告诉她,小嘉,我喜欢你1

明明是敢表白的嘛,说得震天动地。

3

大学,我们想要组团去北方玩,便打着看阿哲的名义,喊他出来招待,可阿哲总说太忙,一再拒绝。

后来,我们火了,心想阿哲这臭小子铁公鸡,连我们这帮朋友都不要了,一怒之下冲到了他们学校。

我们见到他的时候,只见他一身西装革履,像模像样,头发理得短短的,显得异常精神,不过说起话来,还是以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。

“阿哲,你这是从哪座CBD里出来的,我们要抱大腿1

“别提了,这几个月我整天跟着导师在设计院画图纸,手都快断了,要不是骗导师,我妈来了,指不定现在还被他扣着呢。”

原来这三年,阿哲除了窝在图书馆研究各式各样的建筑设计,就是在外兼职赚钱,每天早出晚归,很少有空闲的时候。

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总被老师罚深蹲跳的男孩了,而是愈发的优秀,不仅学术论文获了奖,专业水平也得到了几家公司的认可,陆陆续续接了些小项目。

我们一起吃了个饭,“阿哲,你这几年不找对象,是不是因  为心里还放不下小嘉?”

他猛地抬起埋头苦吃的脸,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放下她,我还没表白呢。”

“那这回你可得抓紧了,我们听说小嘉分手了,最近准备出国。”

“什么?”阿哲从椅子上一跃而起,“我还没赶上她,她又准备出国了,她属兔子的么,跑那么快。”

“阿哲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难道就这样默默努力,永远在她身后闷声不吭地追赶吗,小嘉从始至终都很优秀,你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并驾齐驱,等那天到了,估计黄花菜也凉了。喜欢就去表白,就去追埃”

“可是,我还不够好,我配不上她……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似乎又看见了当年那个醉得一塌糊的男孩。

4

六年了,阿哲喜欢小嘉六年了,默默奋斗了六年,他从没想过自己能考上大学,却一脚跃进了985高校,他从没想过要赚什么大钱,可还没大学毕业就攒了快二十万,他从没追过小嘉,却紧追着小嘉的步伐。

知道小嘉拿奖学金,便也努力去争取奖学金;知道小嘉参加了话剧社,便也竞聘去做校话剧社社长;知道小嘉进了外企实习,便也死乞白赖地跟着导师混设计院,这一步步走来,只为更有资格跟她站在一起,只为更有资格去喜欢她,更有资格拥有并守护好这份爱情。

“阿哲,爱情没有那么复杂。”一个有着丰富恋爱经验的朋友,告诉阿哲。

“我知道,不过那个人是小嘉啊,她对我来说,就是这么复杂,不能随随便便开始,她值得拥有最好的人最好的爱情,而我,不变得和她一样优秀,哪有资格去爱她。”

小嘉走的那天,阿哲翘了课,买了早班机赶回来,可还是没来得及送别。

当时,阿哲讲了一句话,我至今还记得,越是经得起等待的爱情,越是历久弥新。

我们所有人,只觉得阿哲傻了,疯了,无药可救了。

也许小嘉离开,对阿哲来说是件好事吧,不必再那么辛苦的努力,为一份不敢去追求的爱情劳心伤神。

5

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小嘉在国外的那两年,阿哲开始给她发电子邮件,两人经常视频、短信,互动比以往多了许多。

他偶尔会暗示小嘉自己的心意,但总被各种意外打断,或者被小嘉绕开,阿哲不知道小嘉听懂了没。

不过他想,不懂也没事,总有一天,他会当面告诉她,小嘉,我喜欢你,就像那年在火车上,说给全世界听。

阿哲毕业后得到了一家知名企业的offer,短短两年就被提为部门主管,每天会加班到很晚,回到家练习英语准备托福考试,他想  ,万一小嘉不回来,就去找她。

直到那日,新闻报道出华裔女孩蓝可儿在美国殒命,阿哲惊恐万分,他给我们打电话,问我们认不认识签证官,他要去美国,立刻就去。

这一年,是阿哲认识小嘉的第九年,也是喜欢小嘉的第九年,飞机越过太平洋一万八千多公里,终于,阿哲站在美国的土地上,向小嘉说出了九年前就该说出的话,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横跨东西经、南北纬几十度。

我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那个当年在跑道上深蹲跳的男孩,那个站在马路边咧着嘴吃麻辣烫的男孩,那个拿着大扫把站在别人家门口大吼的男孩,会在美利坚告白,他可是最土鳖最不浪漫的人了。

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小嘉面前,把这些年的故事一字一句地说给她听,“这么多年,我只希望有一天,能和你站在一起,并肩同行。”

6

几个月前,我接到阿哲的电话,“小初,周末有没有空?”

这样的开场白,通常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身处异地的他又给小嘉挑礼物了,急需雇我当快递小妹。

我从板凳挪到了沙发上,正准备换个舒服的姿势,与他讨价还价捞笔油水,没想到,电话里传来的竟是,“小初,我准备这周末回厦门,跟小嘉求婚。”

“求婚?”我大惊,“阿哲,你在深圳工作,小嘉在厦门发展,你可千万不要冒险,求婚被拒很丢脸的,冷静冷静1

我浇了一大盆冷水下去,可阿哲依旧热情满满,我想这回死定了,死定了,小嘉可是我们高中时期的校花,阿哲苦苦暗恋了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,不,才修成恋人关系,现在手还没握热,就要求婚,太不理智了,太冲动了,万一女神生气,把他一脚踹了,看他哪里哭去。

我在电话那头长长叹了口气,说,“砸锅了,可不能赖我头上。”

其实,我早该知道,这些担忧真的是多余的,阿哲暗恋了九年都没表白,又怎么可能一时冲动,他肯定早已为小嘉考虑好一切。

当阿哲解下蒙在小嘉眼上的纱巾,揭开小屋前牌匾上的红布时,工作室的名字赫然跳入我们眼底,那是小嘉的名字。

原来阿哲得到了原单位的资金和项目支持,这段时间都在办理新公司的手续,从此往后,便要留下来和大企业主管小嘉一起奋斗了。

“十年,我终于能够和你并肩同行,可我这个人,好贪心,还想以后的几十年也这样并肩走下去,我不知道有没有资格,可不可以?”阿哲举着戒指,单膝下跪。

“傻瓜,爱一个人从来不需要那么多大道理……”小嘉拼命地点头,潸然泪下。

哭过笑过,爱过等过,那个夜晚,我仿佛看见  十年前最初的那天,一个蹲在跑道上偷懒的男孩,噌地起身,拼命地向前奔跑,牵起女孩的手,朝阳初上,身后鲜花一路绽放。

也许,这是我见过最长情的告白,喜欢一个人,就不懈努力,在没有资格拥有爱情的时候,就去拼搏去提升自己,不要仓促开始,不要让最初的爱因为自己的无力,最后无疾而终;既然爱了,那就给爱情增添一份责任和等待,倾尽全力,去奋斗去创造条件,给自己和爱情一个更完整的交代。

  

高一那年,阿哲因为迟到又被老师罚去操场上深蹲跳,猛一抬头,只见一个女孩的身影从眼前忽闪而过,也许是那飞奔的矫健身姿,也许是那随风摆荡的大长马尾,情不知所起,就这样被吸引了,他蹲在跑道上,愣了好久,

3

大学,我们想要组团去北方玩,便打着看阿哲的名义,喊他出来招待,可阿哲总说太忙,一再拒绝,

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总被老师罚深蹲跳的男孩了,而是愈发的优秀,不仅学术论文获了奖,专业水平也得到了几家公司的认可,陆陆续续接了些小项目,

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小嘉面前,把这些年的故事一字一句地说给她听,“这么多年,我只希望有一天,能和你站在一起,并肩同行。

你的表白才有效,情圣大卫:表白被拒绝,接下来该怎么做?

  你的表白才有效,情圣大卫:表白被拒绝,接下来该怎么做?
  

因为她对你现在的感觉不是什么好的感觉,所以慢慢变淡反而对你是有好处的,

现在你对她表白,她拒绝你,肯定就会疏远你啊,因为害怕你继续施压,乞求她答应你的求爱,

这个时候,你要是继续死缠烂打,虽然不会让关系变淡,但会让你的负面印象更加深刻,她对你越来越反感。
  

会员咨询:

大卫哥你好,我现在在追一个女生,已经跟我认识一年多了,上周我对她表白,她没有接受我的表白,说对我一直是好朋友的感觉,这几天找她聊,态度明显变得冷淡了,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,如果不找她聊天,又怕慢慢就淡了,如果经常找她,又害怕她觉得我烦,大卫哥,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?

大卫回复:

兄弟,你真的不用担心不怎么联系会变淡的问题。

因为她对你现在的感觉不是什么好的感觉,所以慢慢变淡反而对你是有好处的。

因为她现在就是害怕你找她,她会害怕你又去表白,又去对她好。

既然她拒绝你的表白,说明你的表白时机不对,只有对方喜欢上你的时候,你的表白才有效。

现在你还没有到让她喜欢你的程度,你最需要的是消除她的戒备心,你明白吗?

怎么消除呢?

就是慢慢变淡。

现在你对她表白,她拒绝你,肯定就会疏远你啊,因为害怕你继续施压,乞求她答应你的求爱。

这个时候,你要是继续死缠烂打,虽然不会让关系变淡,但会让你的负面印象更加深刻,她对你越来越反感。

想让女孩喜欢你,不是靠表白的,而是靠你们交往过程中带给她的感觉,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,认识,成为朋友,建立暧昧,牵手,亲吻,确定关系。

  

因为她对你现在的感觉不是什么好的感觉,所以慢慢变淡反而对你是有好处的,

现在你对她表白,她拒绝你,肯定就会疏远你啊,因为害怕你继续施压,乞求她答应你的求爱,

这个时候,你要是继续死缠烂打,虽然不会让关系变淡,但会让你的负面印象更加深刻,她对你越来越反感,

因为她现在就是害怕你找她,她会害怕你又去表白,又去对她好,

既然她拒绝你的表白,说明你的表白时机不对,只有对方喜欢上你的时候,你的表白才有效,

现在你对她表白,她拒绝你,肯定就会疏远你啊,因为害怕你继续施压,乞求她答应你的求爱。